河南新快三 早上费城交响乐团申请破产或是寻求重生“一招儿”

 成功案例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19 03:38

  美国费城交响乐团将申请破产保护?此消息一出,立刻引来国内外专业人士和古典音乐爱好者的热议。有人表达遗憾,有人表示震惊,也有人觉得这是“意料之中的意外”。这支拥有111年历史、被誉为“费城之声”的经典老团能否渡过难关?未来命运如何?这一系列的问题,均因这支乐团的独特地位而受到关注。对于国内的交响乐团来说,费城交响乐团陷入困境,其实也是为这个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
  落难乐团并非“费城”一家 

  艰难的抉择发生在4月16日。费城交响乐团董事会通过决议,决定寻求破产保护。这也是美国历史上首支申请破产保护的一线知名乐团。按照乐团董事长理查·沃利的说法,乐团入不敷出,超支严重,现金不足,最终导致破产。其实在此之前,美国乐坛经历了许多波折:路易斯维尔交响乐团在去年申请了破产重组;檀香山以及雪城交响乐团不久前结束了运营;底特律交响乐团刚刚结束一场为期六个月的罢工,最终以减薪收场。

  “大刀”也正在向英国的交响乐团头上砍去。就在3月30日,英国艺术委员会(ACE)公布了2012至2015年度的政府津贴清单。为了响应英国联合政府削减15%公务开支的举措,英国文化委员会作出削减1900万英镑津贴的决定(削减前津贴总额为3亿1千万英镑),而英国主流交响乐团的政府津贴平均减少11%。

  “其实,整个世界范围交响乐团的生存压力都很大。”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说。在他看来,上世纪80年代是国外乐团的兴盛年代,而主要标志是唱片业的繁荣,因为唱片往往是乐团收入的重要来源。那时,水准一流的老字号乐团根本不担心演出票房,再加上赞助优惠政策等到位,乐团有稳定的社会赞助,维持乐团的良好运营并非难事。

  “近年来全球古典音乐发展开始呈现萎缩态势,乐团录制的唱片开始减少。一方面,这是受制于经费;另一方面,数字时代对唱片业的冲击,导致唱片受众数量锐减。”关峡说,“如果演出票房不理想,再加上金融危机导致的艺术赞助减少,乐团自然很容易陷入经济困境。”

  破产也是一次艺术“洗牌”?

  申请破产保护,并不意味着乐团会被解散。关峡甚至认为,此番举动只是费城交响乐团发展过程中的一次“洗牌”,是寻求重生的“一招儿”。

  据关峡介绍,费城交响乐团实行的是董事会制,一共有75位董事,其中有5位是“乐师董事”。面对破产抉择,乐师和管理层的态度截然相反。乐师极力反对破产,认为乐团还没有到落败到破产的境地,因为破产有损乐团的完整性和技术水准。“不过,就算5位乐师董事表示反对也无济于事,因为其他70位董事支持乐团破产,他们对乐团的经济状况已经失去了信心。”关峡说。

  在关峡看来,这恰恰是乐团内部劳资矛盾的一个表现。由于财政困难,乐师自2008年起就被冻结加薪。“面对乐师们要求加薪的强烈诉求和现实的财政状况,乐团最终选择通过宣布破产来暂时缓解劳资冲突。”关峡说,“申请破产是一个复杂的过程,乐团正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来裁员,甚至是减薪,以此来吸引新乐手的加入。”还有人揣测,破产申请是为了赢得喘息空间,从而使乐团能聚起新的资金。

 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,这次“落难”将是费城交响乐团未来转变艺术风格的一个契机。“乐团正在准备执行一项复兴计划,其中就包括引入新艺术形式,以争取更多观众。我猜想,一贯以来以演奏经典著称的‘费城之声’,也许会变换曲目,比如引入现当代作品,甚至是偏流行的作品,都未尝不可。”关峡猜测。

  给国内乐团当个“反面教材”

  “如果猜测美国五大交响乐团谁第一个倒掉?我认为肯定是费城交响乐团。”听闻费城交响乐团宣布破产的消息,乐评人王纪宴并未感到太多的震惊。他觉得,一个连艺术总监都没有的乐团,濒临破产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  世界著名指挥家克里斯托夫·艾森巴赫从2003年至2008年担任乐团音乐总监,然而他在这个职位上过得并不舒心。据王纪宴了解到的情况,乐团对艾森巴赫的指挥速度都有所挑剔,认为他太快了。“艾森巴赫在离开乐团之后,曾在网站上发表声明说,费城交响乐团的管理很业余。”

  乐评人唐若甫也认为,费城交响乐团经济状况差的一部分原因,应该归咎于乐团过去几年来的管理真空,没有固定的董事长、音乐总监和总经理。“其实,过去20年来乐团管理方面的问题就层出不穷,而现如今乐师们想要争取提高福利,以及乐团养老金的水涨船高,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如果说这件事对国内交响乐发展带来警醒,那就是专业管理人才的引入,对一个乐团的发展来说很重要。”

  在刚刚过去的全球金融海啸中,许多中小乐团被迫倒闭或一蹶不振,但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欧洲,拥有最高艺术水准和国际知名度的交响乐团大都能渡过难关。按照计划,2012年,加拿大出生的指挥家雅尼克·塞冈将出任费城交响乐团音乐总监。有人将此比作一个明亮的符号,或将给乐团带来新的气息和动力。对此王纪宴给出一句耐人寻味的评语:“要解决问题,只有艺术本身才能起到重要作用。”(李红艳)